为什么我不再做新冠肺炎期间的志愿者

ENGLISH VERSION

一早和其他几个志愿者打了个招呼,然后退出了自己所在的几个志愿者群,从今天开始,如非特殊情况,我不再做新冠肺炎的志愿者。原因是源于昨晚想到的几点:

  1. 做志愿者是和我主观意识支持的方向是违背的。即便我现在生病,但我是支持共存;而志愿者这件事是支持动态清零,另外我一直认为动态清零是脑子抽了的扯蛋。这是我不再做志愿者的理由之一。

  2. 志愿者其实是“帮凶”,在帮着制造“奶头”。志愿者帮着解决了大部分人的问题,让这些人安心于现在的日子和状态,短时间也许是可以的。但这么长时间看下来,这些人开始对这样的状态习以为常,开始失去本该有的血性和意识,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。这是我不再做志愿者的理由之二。

  3. 失去的不只是血性和意识,还有道德人性。

网上卖 60 多,去医院 40 多给沙雕把药买回来了,沙雕嫌贵不要,说武汉买只要 8 块,沙雕还各种骂送药上门的小姑娘;它不要的药物被另外一个人买走后,沙雕又来和我闹什么我把它的药给别人了。结果嘛,肯定直接让它滚蛋完事。除了我们帮着垫付的药钱之外,我们没有多收一分钱,甚至一些独居老人的挂号费我们都没要。

还有沙雕是坚持用医保卡,但它医保卡刷不出来,我们多个人联系它大半天,超过 6 个小时都联系不上,就没有给它买药。结果是它反问我们一句说它买的可是胰岛素啊,可是救命的啊。反问我们怎么不联系它。第二次它又来让我们帮忙自费买药。自费帮它买回来了,不愿意付钱,说它的医保卡是可以刷的,说我们就是不想帮它刷医保卡,还说什么胰岛素是要冰袋的,我们买都买回来了,也给不了别人。我回了句,那我就放家里冰箱好了。

这种莫名其妙,恶劣的很多,这是我不再做志愿者的理由之三。

总之,我想是时候让他们饿着肚子,缺着药想想为什么要这样,也让他们找回自己为人的那点自尊、血性、道德和人性。